流 泪 的 鱼

 

作者:栾敏

A

  你是我的泽我的泽我的泽。

   一条鱼,在干涸的土地上挣扎、翻腾、跳跃,直到力竭的那一刻,仍在渴念它遥远的泽。我是那条流泪的鱼吗?

   不管是竭泽而渔还是涸泽而渔,你总归是我的泽啊,我生命中的大江河。

   命中注定,我们的生命互为依托。我活在你的充盈的碧波里,你以生命托起了我,我们的关系如此密切又不可分割,你又怎能舍得下我。

   依偎在你博大的胸怀,游弋于你辽阔的境地,啜饮着生命的甘露,流泪的鱼因泽而感恩,因泽而辉煌。遍体的鳞伤,立刻被你温柔的手掌抚为通体的清凉。

   我是那条幸运的鱼吗?

   我被往事湮没,你被钻石打磨,你被后世评说。身体与身体擦肩而过,灵魂却于刹那间完成了一次伟大的交接。

   多少年后,你身后的田野里,仍漂着一条流泪的鱼,和一个若有若无的传说。

B

  立秋好一阵了,你还在夏季里跋涉。

   叩问上苍:谁让你在我的季节里穿越,却无视我高贵的感觉?

  我许诺:下一世,让我在最美的时刻遇见你,让你不可避免地注视我,让我站在你必经的路口,等候你,守望你,让你无处可逃避,无法逃脱,直到你的灵魂为我所摄。

C

  目光与目光缠绕,季节与季节交错。

  在遥遥的时空里走着,走着。突然相逢于某个角落。

  知道么,那个缘木求鱼的传说?求的,并非是一条鱼啊。鱼怎么会爬上树去哭?又怎么不可能?

  可我,注定要成为你今生的木鱼。从鱼到木鱼,是怎样一种铭心刻骨的过程!大彻大悟后,方知自己是一只木鱼,被你温馨的手指敲着,被你用一生的心事托起,若有所思地敲击。直到你的心事敲成满地落红。直到你沉重的心敲击成虚无、空灵,敲成无边无际的沉静。

D

  只有你,能让我把心事浓缩成歌,置于记忆的红匣内,置于时间浓暗的隧道,秘密地包起,然后,轻装出发,继续下面的生活。

  你是我今生今世的泽啊!

  漂泊再漂泊。泽,我亲爱的湖泊,依旧想起你滋润我的时刻。

   让你的笑容升起再升起吧!在如此深刻的夜里,让我们彼此放逐魂魄,让呼吸贴近呼吸,让拥抱渴望拥抱,让夏日绚烂的花朵,灿烂成歌,灿烂成火,灿烂成下世缤纷的你我……

E

  你如此沉默,被沉默包裹。怎么了,泽?有许多的话,你怎么不说?

  聆听天籁之音。我早已远离了修炼的意境,忘记了凤凰还需要涅。

  我被快乐包围着,我被幸福环绕着,我被思念缠绕着,仅仅因为心里有你,泽。

  你如一盏灯,照彻了我的天际。你还能照我多久,泽?

   泽,我梦中的风景,我灵魂的家园,惟有你,才让我感受到什么是真情,什么是安宁,什么是沉静。在我幽静的心房里,在我飘荡的灵魂里,在我苍白的思念里,畅游着你恬静的笑容与睿智的执著。

  泽,那捧着石子的孩子,就是你么?

F

   找寻你的日子里,我用思念之手,一遍遍地遥想你,触摸你,你的头发,你的思想,你的骨骼。

  你在哪里等我,泽?

  你从哪里来,要往何处去?

  我是你匆匆的过客吗?

G

   殷红的血漫过掌心,渗透思念抵达湿润的季节,抵达你疼痛无比的心窝。我已经衰竭。因为思念,因为饥渴,因为无法诉说。昔日丰腴的身体已憔悴成瘦削,憔悴成骨骼,只剩下遍身的刺,满心的结。

  你是我生命中的什么?谁能够告诉我?

  你如何知道,泽!北方,有条流泪的鱼,在涉一条无法逾越的时间之河。

H

   落雨了,泽。好大的雨啊!落在你的心田,是否会荡起圈圈涟漪?

   落雨的时刻,让我想起你,想起南方湿润的雨季。

  青鸟的翼翅已被尘世的霜雪打湿,载不动一片轻柔的相思。负重的心事如世俗的河,流淌着若明若暗的颜色。

  云中谁寄锦书来?燕子归时,我那颗殷红的心呢?

I

   北国有雪,南方有歌。

   南方的歌,可以穿透北方的雪,而北方的雪,永远也不可能融化南方的歌吗?

   是谁,在雪与歌中之间翘首,遥望那颗无望的孤独之果?

   泽,浩浩荡荡的泽,你活在我亲切的记忆里,简单而又纯洁,遥远而又深刻。

J

  你是一片林,而我,仅是一株木。泽,谢谢你!你已把林子给了我,那是生命的根啊!我还能期望什么?惟有心,心是郁郁葱葱的森林。

    把你的音容打磨成玛瑙,用思念的金线串起来,珍藏在思想里,在锐利的光芒里。直到灰飞烟灭的那一刻,直到化为雾,化为雨,化为霜。把心的房子扫净,请你来,请你来坐一坐。哪怕片刻。我已将杯子注满了清水。你不来的日日夜夜,谁在暗处,唱着哀伤如诗的情歌?

K

   花开花落,云来云往。泽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忘记我?

   我是那条流泪的鱼啊,泽!你不记得了吗?

  认识你,已是我最大的收获。

  除此之外,我还能够奢望什么?

  在通往天堂道的路上,我等你,遥遥无期。